研究表明,某些孕激素与女性较高的脑肿瘤风险有关

  • 来源:Chinta Sidharthan 博士
  • 2024-04-03 13:56:08
在《BMJ》杂志上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中,一组法国研究人员调查了女性孕激素的使用与良性中枢神经系统肿瘤(如颅内脑膜瘤)风险之间的关系。

背景

在美国,脑膜瘤每 10 万人年就有 9.5 例发生,占中枢神经系统相关原发性肿瘤的 40%。尽管组织学上是良性的且生长缓慢,但它们可能通过对大脑中的邻近组织施加压力而引起问题,需要手术干预来对该区域减压。年龄是显着增加脑膜瘤风险的因素之一,尤其是 65 岁以后。

除年龄外,女性、2 型神经纤维瘤病和颅内区域电离辐射暴露也是脑膜瘤的其他已知危险因素。最近的研究还表明,长期高剂量使用三种孕激素——醋酸氯地孕酮、醋酸诺美孕酮和醋酸环丙孕酮——也会增加颅内脑膜瘤的风险。研究还发现,脑膜瘤体积在怀孕期间增加,随后在产后阶段减少。

此外,脑膜瘤中孕激素受体的显着存在表明脑膜瘤风险与女性性激素之间存在生物学联系,强调需要对孕激素的使用和脑膜瘤风险进行强有力的研究。

关于该研究

在本研究中,研究人员调查了与多种孕激素以及这些孕激素的各种给药途径相关的颅内脑膜瘤风险。孕激素暴露包括阴道内、经皮和口服孕酮、地屈孕酮单独或与雌​​激素合用、羟孕酮、普罗孕酮、甲孕酮、注射避孕药醋酸甲羟孕酮、地诺孕素单独或与雌​​激素合用,以及左炔诺孕酮宫内系统。

该研究还旨在确定病例组中女性的年龄、脑膜瘤位置和肿瘤分级等因素,并确定有多少接受手术治疗的脑膜瘤可归因于使用一种孕激素。这项病例对照研究的数据来自法国国家卫生数据系统。

该研究包括2009年至2018年间居住在法国并接受过颅内脑膜瘤手术治疗的所有年龄段的女性。对照组包括与病例组参与者居住地区和出生年份相匹配的女性。世界卫生组织的解剖学、治疗学和化学分类被用来定义孕激素暴露。

研究中评估的各种给药途径包括经皮、口服、肌内、阴道内和宫内。对于通过阴道内、口服、肌内或经皮途径给药的孕激素,在索引日期前一年内的一次分配被视为暴露,而对于宫内孕激素和左炔诺孕酮宫内系统,暴露是在索引日期之前三年或五年内的一次分配分别为索引日期。

研究人员分析了三种接触孕激素的模式。第一个是暴露于令人担忧的孕激素。第二个是在索引日期之前的三年内接触高剂量的三种孕激素之一(醋酸诺孕酮、醋酸氯地孕酮和醋酸环丙孕酮),这三种孕激素已经与脑膜瘤风险增加相关。第三种模式是不接触任何孕激素。该分析还包括广泛的医学和社会人口因素作为协变量。

结果

结果显示,长期使用普罗孕酮、甲孕酮和注射避孕药醋酸甲羟孕酮与颅内脑膜瘤的风险较高相关。然而,短期使用这些孕激素不到一年并没有发现会增加脑膜瘤的风险。

此外,使用阴道内、经皮和口服黄体酮、地屈孕酮本身或与雌激素联合使用、短期或长期使用螺内酯或左炔诺孕酮宫内系统与颅内脑膜瘤风险增加无关。

未发现使用普罗孕酮、甲羟孕酮和醋酸甲羟孕酮与恶性脑膜瘤的发生率相关,并且与普罗孕酮、甲羟孕酮和醋酸甲羟孕酮相关的需要手术治疗的颅内脑膜瘤病例数显着少于使用普罗孕酮、甲羟孕酮和醋酸甲羟孕酮的病例。那些与醋酸诺美孕酮、醋酸氯地孕酮和醋酸环丙孕酮有关的药物。

结论

总之,研究结果表明,长期使用三种孕激素——普罗孕酮、甲孕酮和注射避孕药醋酸甲羟孕酮——被发现会增加女性患颅内脑膜瘤的风险。然而,这些孕激素并没有增加恶性脑膜瘤的风险,并且使用这些孕激素不到一年也没有发现会增加颅内脑膜瘤的风险。此外,其他孕激素,如螺内酯、地屈孕酮、黄体酮或激素宫内节育系统,与脑膜瘤风险增加无关。

医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