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

来自医学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黄
模板:小字体
Bk0wq.jpg
别名 黄良、火参、肤如、将军、锦纹大黄、川军、峻、蜀大黄、牛舌大黄、锦纹、生军、香大黄、马蹄黄
功效作用 实热,破积滞,行瘀血。主治:实热便秘食积停滞,腹痛急性阑尾炎,急性传染性肝炎血瘀经闭牙痛衄血急性结膜炎;外用治烧烫伤,化脓性皮肤病痈肿疮疡
英文名 RADIX ET RHIZOMA RHEI
始载于 神农本草经
毒性 有毒(一说无毒)
归经 胃经肝经大肠经
药性
药味

大黄是多种科大黄属的多年生植物的合称,也是中药材的名称。在中国地区的文献里,“大黄”指的往往是马蹄大黄。在中国,大黄主要作药用,但在欧洲及中东,他们的大黄往往指另外几个作食用的大黄属品种,茎红色。气清香,味苦而微涩,嚼之粘牙,有砂粒感。秋末茎叶枯萎或次春发芽前采挖。除去细根,刮去外皮,切瓣或段,绳穿成串干燥或直接干燥。中药大黄具有攻积滞、清湿热泻火凉血祛瘀解毒等功效。

Bk0wr.jpg

  

目录

基本信息

一、植物

界:Plantae

门:Magnoliophyta

纲:Magnoliopsida

目:Caryophyllales
Bk0ws.jpg

科:Polygonaceae

属:Rheum

英文名:Rhubarb

二、中药

药名:大黄

别名:将军、黄良、火参、肤如、蜀大黄、锦纹大黄、牛舌大黄、锦纹、生军、川军

拉丁植物名

1.Rheum palmatum L.

2.Rheum palmatum L. var. tanguticum Maxim.Ex Rngel.[R.Tanguticum Maxim.Ex Balf.]

3.Rheum officinale Baill.Radix et Rhizoma Rhei

拉丁文名

1.Rhizoma et Radix Rhei Palmat

2.Rhizoma et Radix Rhei Tangutici

3.Rhizoma et Radix Rhei Officinalis

来源:本品为蓼科植物掌叶大黄Rheum palmatum L.、唐古特大黄Rheum tanguticum Maxim. ex Balf.或药用大黄Rheum officinale Baill.的干燥根及根茎。  

形态特征

蓼科(Polygonaceae) 大黄属(Rheum)多年生草本。根状茎及根供药用(见彩图大黄)。栽培种主要为掌叶大黄(R.palmatum),次为唐古特大黄(R.palmatum var.tanguticum) 和药用大黄(R.officinale)。中国用大黄于医药有悠久历史,西汉初已成批运销欧洲。为中国主要出口药材之一。

1.掌叶大黄 又名:葵叶大黄、北大黄、天水大黄。

多年生高大草本。根茎粗壮。茎直立,高2m左右,中空,光滑无毛。基生叶大,有粗壮的肉质长柄,约与叶片等长;叶片宽心形或近圆形,径达40cm以上,3-7掌状深裂,每裂片常再羽状分裂,上面流生乳头状小突起,下面有柔毛;茎生叶较小,有短柄;托叶鞘筒状,密生短柔毛。花序大圆锥状,顶生;花梗纤细,中下部有关节。花紫红色或带红紫色;花被片6,长约1.5mm,成2轮;雄蕊9;花柱3。瘦果有3棱,沿棱生翅,顶端微凹陷,基部近心形,暗褐色。花期6-7月,果期7-8月。

2.唐古特大黄 唐古特大黄,又名:鸡爪大黄。

多年生高大草本,高2米左右。茎无毛或有毛。根生叶略呈圆形或宽心形,直径40~70厘米,3~7掌状深裂,裂片狭长,常再作羽状浅裂,先端锐尖,基部心形;茎生叶较小,柄亦较短。圆锥花序大形,幼时多呈浓紫色,亦有绿白色者,分枝紧密,小枝挺直向上;花小,具较长花梗;花被6,2轮;雄蕊一般9枚;子房三角形,花柱3。瘦果三角形,有翅,顶端圆或微凹,基部心形。花期6~7月。果期7~9月。

本种与掌叶大黄极相似,主要区别为:叶片深裂,裂片常呈三角状披针形或狭线形,裂片窄长。花序分枝紧密,向上直,紧贴干茎。

3.药用大黄 又名:南大黄。

年生高大草本,高1.5米左右。茎直立,疏被短柔毛,节处较密。根生叶有长柄,叶片圆形至卵圆形,直径40~70厘米,掌状浅裂,或仅有缺刻及粗锯齿,先端锐尖,基部心形,主脉通常5条,基出,上面无毛,或近州'脉处具稀疏,的小乳突,下面被毛,多分布于叶脉及叶缘;茎生叶较小,柄亦短;叶鞘简状,疏被短毛,分裂至基部。圆锥花序,大形,分枝开展,花小,径3~4毫米,4~10朵成簇;花被6,淡绿色或黄白色,2轮,内轮者长圆形,长约2毫米,先端圆,边缘不甚整齐,外轮者稍短小;雄蕊9,不外露;子房三角形,花拄3。瘦果三角形,有翅,长约8~10毫米,宽约6~9毫米,顶端下凹,红色。花果期6~7月。

本种与上2种的主要不同点是:基生叶5浅裂,浅裂片呈大齿形或宽三角形;托叶鞘膜质,较透明,上有短毛。花较大,淡黄绿色,花蕾椭圆形,果枝开展,翅果边缘不透明。

<b />
食用大黄(Rheum rhaponticum)

食用大黄(R. rhaponticum,一种耐寒的多年生植物,栽培食用其肥硕肉质叶柄)。食用大黄最适应生长于寒温带地区。叶柄味酸,常和草莓一起用来做馅,或用在水果羹和蜜饯中,也用制甜酒和开胃酒。根耐寒力强,而地上部分秋霜後即冻死。叶含有毒物质,仅在喜马拉雅某些地区,人们烹食野生种的叶。食用大黄原产于亚洲,早春由地下茎发出大簇的叶,叶形大,宽达60公分(2呎),叶柄大,直径超过25公釐(1吋),长达60公分。晚春开花,花葶大,位于叶簇中央,花小而多,绿白色。翅果有棱,含一粒种子。  

生境分布

生态环境

1.生于山地林缘或草坡,野生或栽培。

2.生于山地林缘较阴湿的地方。

3.生于山地林缘或草坡。

资源分布

1.分布于陕西、甘肃东南部、青海、四川西部、云南西北部及西藏东部。

2.分布于甘肃、青海、四川及西藏东北部。

3.分布于陕西南部、河南西部、湖北西部、四川、贵州、云南等地。  

药用植物栽培

生物学特性 喜冷凉气候,耐寒,忌高温。野生于我国西北及西南海拔2000m左右的高山区;家种多在1400m以上的地区。冬季最低气温为-10℃以下,夏季气温不超过30℃,无霜期150~180d,年雨量为500~1000mm左右。对土镶要求较严,一般以土层深厚,富含腐殖质,排水良好的壤土或砂质壤土最好,粘重酸性土和低洼积水地区不宜栽种。忌连作,需经4~5年后再种。

栽培技术 用种子繁殖,也可用子芽(母株根茎上的芽)繁殖。种子繁殖:大黄品种易杂交变异,应选品种较纯的三年生植株作种株,7月中、下旬待种子大部变黑褐色时,连茎割回,阴干,脱粒。备用。用育苗移栽、直播法两种。分春播和秋播,一般以秋播为好。育苗,可条播或撒播。条播者横向开沟,沟距25~30cm,播幅10cm,深3~5cm,每1hm2用量30~75kg。撒播是将种子均匀撒在畦面,薄覆细土,盖草。每1hm2用种量75~105kg。发芽后于阴天或晴天午后将盖草揭去。苗出齐后,及时除草、浇水。如幼苗太密,可结合第1次除草间苗。苗期追

施稀薄人畜粪尿2-3次。初冬回苗后用土、草或落叶覆盖,至次年萌芽时揭去覆盖物。春播者于第2年~4月移栽,秋播者于第2年~10月移栽。选很有中指粗的幼苗,将侧根及主根的细长部分剪去,按行距70cm,株距50cm开穴,穴深30cm左右,每穴栽苗1株。春季移栽的盖土宜浅,使苗叶露出地面,以利生长;秋季移栽盖土宜厚,应高出芽嘴5~7cm,以免冬季遭受冻害。直播法,按行距60~80cm,株距50~70cm穴播,穴深3cm左右,每穴播种5~6粒,覆土2cm左右。每1hm2用种子22.5~30kg,苗期管理与育苗移栽法相同。间苗1~2次,在苗

高10~15cm时定苗,每穴1株。子芽繁殖:在收获大黄时,将母株根茎上的萌生健壮而较大子芽摘下,按行株距55cmX55cm挖穴,每穴放1子芽,芽眼向上,覆土6~7cm,踏实。栽种时在切割伤口涂上草木灰,以防腐烂。

田间管理 栽后第2年进行中耕除草3次。第3年在春、

秋季各进行1次。第4年在春季进行1次。追肥在每次中耕除草后进行,春夏季施油饼或人畜粪水,秋季施土杂肥及炕土灰壅蔸防冻,如堆肥中加入磷肥效果更好。大黄根茎肥大,不断向上生长,所以每次中除、追肥时,都应培土,以促进根茎生长,又能防冻。大黄移栽后在第3、4年的5~6月间,抽苔开花,除留种以外,均应及时摘除花苔,以免消耗大量养料,以利根茎发育。

病虫害防治 病害有极腐病、轮纹病、疮病、炭疽病、霜霉病等,可采用综合防治法,实行轮作;保持土壤排水良好;及早拔除病株烧毁,病株处的土壤用石灰消毒;清除枯枝落叶及杂草,消灭过冬病源;发病前或发病时用1:1:12O波尔多液喷雾或浇灌。虫害有金龟子和蚜虫,可用化学药剂毒杀。金龟子为害亦可在早晨捕杀或夜晚点灯诱杀成虫。  

药材基源

【来源】为蓼科植物掌叶大黄Rheum palmatum L.、唐古特大黄Rheum tanguticum Maxim. ex Balf.或药用大黄Rheum officinale Baill.的干燥根及根茎。

【采收和储藏】 大黄移栽后,一般于第 3、4年7月种子成熟后采挖,先把地上部分割去,挖开四周泥土,把根从根茎上割下,分别加工。北大黄挖起后不用水洗,将外皮刮去,大的开成对半,小团型的修成蛋形。可自然阴干或用火熏干。南大黄先洗净根茎泥沙,晒干,刮去粗皮,横切成7~10cm厚的大块,然后抗干或晒干,由于根茎中心干后收缩陷成马蹄形,故称“马蹄大

黄”。粗根刮皮后,切成10~13cm长的小段,晒或炕子即成。

【炮制】

生大黄(又名:生军):原药拣净杂质,大小分档,焖润至内外湿度均匀,切片或切成小块,晒干。

酒大黄:取大黄片用黄酒均匀喷淋,微焖,置锅内用文火微炒,取出晾干(大黄片100斤用黄酒14斤)。

熟大黄(又名:熟军,制军):取切成小块的生大黄,用黄酒拌匀,放蒸笼内蒸制,或置罐内密封,坐水锅中,隔水蒸透,取出晒干(大黄块100斤用黄酒30~50斤)。亦有按上法反复蒸制2~3次者。

大黄炭:取大黄片置锅内,用武火炒至外面呈焦褐色(存性),略喷清水,取山晒干。

《雷公炮炙论》:凡使大黄,锉蒸,从未至亥,如此蒸七度,晒干。

却洒薄蜜水,再蒸一伏时,其大黄劈如乌膏样,于日中晒干用之。  

药性论述

【功效分类】泻下

性味】苦,寒。

①《本经》:味苦,寒。

②《吴普本草》:神农、雷公:苦,有毒。

扁鹊:苦,无毒。

李氏:小寒。

③《别录》:大寒,无毒。

④《药性论》:味苦甘

【归经】归脾、胃、大肠、肝、心包经。

①《汤液本草》:入手、足阳明经。

②《纲目》:足太阴,手、足阳明,手、足厥阴五经血分药。

③《本草经解》:入手太阳小肠经、手少阴心经

手少阳三焦经,兼入足阳明胃经手阳明大肠经

【功能主治】泻热通肠,凉血解毒逐瘀通经。用于实热便秘,积滞腹痛,泻痢不爽,湿热黄疸血热吐衄,目赤,咽肿,肠痈腹痛,痈肿疔疮,瘀血经闭,跌打损伤,外治水火烫伤上消化道出血。酒大黄善清上焦血分热毒。用于目赤咽肿,齿龈肿痛。熟大黄泻下力缓,泻火解毒。用于火毒疮疡。大黄炭凉血化瘀止血。用于血热有瘀出血者。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3-12g;泻下通便,宜后下,不可外煎;或用开水泡渍后取汁饮;研末,0.5-2g;或入丸、散。外用:适量,研末调敷或煎水洗、涂。煎液亦可作灌肠用。

大黄生用泻下作用较强,熟用则泻下作用较缓而长于泻火解毒,清利湿热;酒制功擅活血,且善清上焦血分之熟;炒炭常用于凉血止血

【药用配伍

1. 用于大便燥结,积滞泻痢,以及热结便秘、壮热苔黄等。与芒硝厚朴枳实等配伍。

2. 用于火热亢盛、迫血上溢,以及目赤暴痛,热毒疮等。配黄连黄芩丹皮赤芍等同用。

3. 用于产后瘀滞腹痛,瘀血凝滞、月经不通,以及跌打损伤、瘀滞作痛等。在使用时须配合活血行瘀的药物,如桃仁、赤芍、红花等同用。此外,大黄又可清化湿热而用于黄疸,临床多与茵陈栀子等药配伍应用;如将本品研末,还可作为烫伤及热毒疮疡的外敷药,具有清热解毒的作用。

大黄可减轻内毒素低血压,消除氧自由基,降低再灌注期血浆、肺、小肠等内源性一氧化氮的水平,降低肠、肝、肺毛细血管通透性,减轻内毒素引起的肠壁血管通透性增加,防止肠道细菌移位及内毒素进入血循环等等。临床可用于严重创伤感染性休克、MODS等危重病预防及治疗胃肠功能衰竭。我们的经验:生大黄30克煎成100ml,灌肠或口服,100ml,1-3次/日,亦可灌肠和口服并用。直到肠鸣音恢复开始减量。

【用药禁忌】本品苦寒,易伤胃气脾胃虚弱者慎用;妇女怀孕、月经期、哺乳期应忌用。

脾胃虚寒血虚气弱、妇女胎前、产后、月经期及哺乳期均慎服。生大黄内服可能发生恶心呕吐、腹痛等副反应,一般停药后即可 缓解。

1.《药性论》:忌冷水。

2.《本草纲目》:`凡病在气分,及胃寒血虚,并妊娠、产后,并勿轻用,其性苦寒,能伤元气、耗阴血故也。'

3.《雷公炮制药性解》:`伤寒脉弱风寒未解者禁用。'

4《本草经疏》:凡血闭由于血枯,而不由于热积;寒热由于阴虚,而不由于瘀血;症瘕由于脾胃虚弱,而不由于积滞停留;便秘由于血少肠燥,而不由于热结不通;心腹胀满由于脾虚中气不运,而不由于饮食停滞;女子少腹痛由于厥阴血虚,而不由于经阻老血瘀结;吐、衄血由于阴虚火起于下,炎烁乎上,血热妄行,溢出上窍,而不由于血分实热;偏坠由于肾虚,湿邪乘虚客之而成,而不由于湿热实邪所犯;乳痈肿毒由于盱家气逆,郁郁不舒,以致营气不从,逆于肉里,乃生痈肿,而不由于膏粱之变,足生大疔,血分积热所发,法咸忌之,以其损伤胃气故耳。

5.《本经逢原》:肾虚动气及阴疽色白不起等证,不可妄用。

6.《本草新编》:大黄性甚速,走而不守,善荡涤积滞,调中化食,通利水谷,推陈致新,导瘀血,滚痰涎,破症结,散坚聚,止疼痛,败痈疽热毒,消肿胀,俱各如神。欲其上升,须加酒制;欲其下行,须入芒硝;欲其速驰,生用为佳;欲其平调,熟煎尤妙。欲其少留,用甘草能缓也。

7、《本草经集庄》:黄芩为之使。恶干漆

8、《本草汇言》:凡病在气分,及胃寒血虚,并妊娠产后,及久病年高之人,并勿轻用大黄。

【现代研究】大黄根状茎含大黄酸大黄素大黄酚芦荟大黄素大黄素甲醚等游离蒽醌衍生物,均无致泻作用。另含以上物质的葡萄糖苷及番泻叶苷 A、B、C等结合状蒽醌衍生物,均有致泻作用。此外尚含鞣质等。大黄根状茎及根有清热泻下、破积去瘀、抗菌消炎等作用。生用为峻下药,炮制后使用为缓下药。炒炭后又可用于止血。小剂量服用时有健胃、收敛作用。

大黄含有蒽甙,故呈黄色,有通便之效。又含近40%的草酸钙,故多硬渣。其他成分还有大黄素、胶质、树脂、大黄酸、大黄泻脂和具收敛性的大黄鞣酸

【各家论述】

①《本经》:下瘀血,血闭,寒热,破症瘕积聚,留饮宿食,荡涤肠胃,推陈致新,通利水谷('水谷'一作'水谷道'),调中化食,安和五脏

②《别录》:平胃,下气,除痰实,肠间结热,心腹胀满,女子寒血闭胀,小腹痛,诸老血留结。

③《药性论》:主寒热,消食,炼五脏,通女子经候,利水肿,破痰实,冷热积聚,宿食,利大小肠,贴热毒肿,主小儿寒热时疾,烦热,蚀脓,破留血。

④《日华子本草》:通宣一切气,调血脉,利关节,泄塑滞、水气,四肢冷热不调,温瘴热痰,利大小便,并敷-切疮疖痈毒。

⑤《纲目》:主治下痢亦白,里急腹痛,小便淋沥,实热燥结,潮热谵语,黄疸,诸火疮。

神农本草经》味苦,寒。主下瘀血、血闭、寒热,破症瘕积聚,留饮宿食,荡涤肠胃,推陈致新,通利水杀(《御览》,此下有道字),调中化食,安和五脏,生山谷。

《吴普》曰∶大黄,一名黄良,一名火参,一名肤如,神农、雷公∶苦,有毒;扁鹊∶ 苦,无毒;李氏∶小寒,为中将军。或生蜀郡北部,或陇西。二月花生,生黄赤叶,四四相 当,黄茎高三尺许;三月,花黄;五月,实黑。三月采根,根有黄汁,切,阴干(《御览》)。

《名医》曰∶一名黄良,生河西及陇西。二月、八月采根,火干。

《广雅》云∶黄良,大黄也。

【制剂】大黄流浸膏  

品种考证

大黄始载于《神农本草经》,列为下品。《吴普本草》云:“生蜀郡北部或陇西(今四川北部、甘肃西部。”《名医别录》亦谓:“生河西山谷及陇西(今甘肃)。”可见自古大黄就以甘肃、四川北部为主要产地。《本草图经》曰:“大黄,正月内生青叶似蓖麻,大者如扇。根如芋,大者如碗,长一二尺,傍生细根如牛蒡,小者亦如芋。四月开黄花,亦有青红似荞麦花者。茎青紫色,形如竹。”所述青叶似蓖麻、根如芋、开黄花的特征,与药用大黄Rheum officinale Bail1.相符,而开青红似荞麦花的特点与掌叶大黄R. palmatum L.和唐古特大黄R. palmatum L. Var. tanguticum Maxim. ex Balf.一致。《本草图经》所附大黄附图,基生叶具长柄,叶宽卵圆形,具浅或深裂,根茎粗大,具残存托叶鞘,与大黄属掌叶组植物特征吻合。综合上述大黄的产地、形态、附图,可以认为古今所用大黄是一致的。  

化学成分

大黄含有蒽类衍生物、苷类化合物、鞣质类、有机酸类、挥发油类等。

1. 蒽类衍生物分为:⑴ 游离蒽醌衍生物,如芦荟大黄素(aloe emodin)、土大黄素(chrysaron)、大黄酚(chrysophanol)、大黄素(emodin)、异大黄素(isoernodin)、虫漆酸D(laccaic acid D)、大黄素甲醚(physcion)、大黄酸(rhein);⑵ 结合蒽醌化合物,有大黄酸、芦荟大黄素、大黄酚的单和双葡萄糖甙;大黄素、大黄素甲醚的单糖甙;蒽酚和蒽酮化合物:大黄二蒽酮(rheidin)、掌叶二蒽酮(palmidin)以及与糖结合的甙如番泻甙(sennoside)A、B、C、D、E、F等。

2. 苷类化合物:土大黄甙(rhaponticin)、3,5,4’-三羟基芪烯一4’-O-β-D-(6’-O-没食子酰)葡萄糖甙(3,5,4’-trihydroxy-stilbene-4’-O-β-D-(6’-O-gallayl)-glucoside)、3,5,4’-三羟基茋烯-4’-O-β-D-吡喃葡萄糖甙(3,5,4’-trihydroxy stilbene-4’-O-β-D-glucopyranoside)。

3. 萘衍生物:torachrysone-8-O-β-D-glucopy ranoside,torachrysone-8-(6′-oxaly)-glucoside及决明松(torachryson)。

4. 鞣质类:没食子酰葡萄糖、d-儿茶素没食子酸、大黄四聚素(tetrann)等。大黄四聚苯经水解,得没食子酸、肉桂酸及大黄明(rheosmin)。此外合有树脂。

尚含有有机酸:苹果酸、琥珀酸、草酸、乳酸桂皮酸、异丁烯二酸、柠檬酸延胡紊酸等。

大黄中还含有挥发油、脂肪酸及植物甾醇等。  

药理研究

对消化系统的影响

(1)泻下作用:

作用表现:一般在服药后6~10小时排出稀便。

泻下有效成分:认为主要是番泻甙类。

泻下作用机理:番泻甙在肠道细菌酶的作用下分解产生大黄酸蒽酮,大黄酸蒽酮可刺激大肠粘膜,使肠蠕动增加而泻下。另外还可抑制肠细胞膜上Na+、K+—ATP酶,阻碍Na+转运,使肠内渗透压升高,保留大量水分,促进肠蠕动而泻下。

(2)利胆保肝

(3)促进胰液分泌、抑制胰酶活性

(4)抗胃及十二指肠溃疡

血液系统的影响

(1)止血作用:

特点:作用确切、见效快。

止血有效成分:α-儿茶素、没食子酸。

止血作用机理:促进血小板粘附和聚集功能;增加血小板数和纤维蛋白原含量;降低抗凝血酶Ⅲ活性;使受伤局部的血管收缩

(2)降血脂

降低总胆固醇甘油三酯低密度脂蛋白极低密度脂蛋白过氧化脂质。

抗感染作用

(1)抗病原微生物作用:

抗菌谱:

敏感的细菌葡萄球菌溶血性链球菌、淋病球菌白喉杆菌伤寒杆菌痢疾杆菌等。

敏感的病毒流感病毒、孤儿病毒、乙肝病毒脊髓灰质炎病毒等。

其他敏感微生物有阿米巴原虫阴道滴虫、血吸虫钩端螺旋体等。

抗菌有效成分:大黄酸、大黄素、芦荟大黄素。

抗菌作用机理:影响叶酸的酶系统;抑制细菌核酸蛋白质合成;抑制细菌生物氧化酶系统;诱生干扰素

(2)抗炎、解热作用

(3)免疫调节:蒽醌衍生物可抑制非特异性免疫功能。

(4) 抗衰老抗氧化作用,国内外越来越多学者证明,大黄所含鞣质有很好的抗氧化作用!  

药典标准

本品为蓼科植物掌叶大黄Rheum palmatum L.、 唐古特大黄Rheum tanguticum Maxim. ex Balf.或药用大黄Rheum officinale Baill.的干燥根及根茎。秋末茎叶枯萎或次春发芽前采挖,除去细根,刮去外皮,切瓣或段,绳穿成串干燥或直接干燥。

【性状】

本品呈类圆柱形、圆锥形、卵圆形或不规则块状,长3~17cm,直径3~10cm。除尽外皮者表面黄棕色至红棕色,有的可见类白色网状纹理及星点(异型维管束)散在,残留的外皮棕褐色,多具绳孔及粗皱纹。质坚实,有的中心稍松软,断面淡红棕色或黄棕色,显颗粒性;根茎髓部宽广,有星点环列或散在;根木部发达,具放射状纹理,成层环明显,无星点。气清香,味苦而微涩,嚼之粘牙,有砂粒感。

【鉴别】

本品横切面:根木栓层及皮层大多已除去。韧皮部明显;薄壁组织发达。形成层成环。木质部射线较密,宽2~4列细胞,内含棕色物;导管非木化,常1至数个相聚,稀疏排列。薄壁细胞含草酸钙簇晶,并含多数淀粉粒。根茎髓部宽广,其中常见黏液腔,内有红棕色物;异型维管束散在,形成层成环,木质部位于形成层外方,韧皮部位于形成层内方,射线呈星状射出。粉末黄棕色。草酸钙簇晶直径20~160μm,有的至190μm。具缘纹孔、网纹、螺纹及环纹导管非木化。淀粉粒甚多,单粒类球形或多角形,直径3~45μm,脐点星状;复粒由2~8分粒组成。

取本品粉末少量,进行微量升华,可见菱状针晶或羽状结晶。

取本品粉末0.1g,加甲醇20ml浸渍1小时,滤过,取滤液5ml,蒸干加水10ml使溶解,再加盐酸1ml,置水浴上加热30分钟,立即冷却,用乙醚分2次提取,每次ml,合并乙醚液,蒸干,残渣加氯仿1ml使溶解,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大黄对照药材0.1g,同法制成对照药材溶液。再取大黄酸对照品,加甲醇制成每1ml含1mg的溶液,作为对照溶液。照薄层色谱法(附录Ⅵ B)试验,吸取上述三种溶液各4μl,分别点于同一以羧甲基纤维素钠为黏合剂的硅胶H薄层板上,以石油醚(30~60℃)-甲酸乙酯-甲酸(155:1)的上层溶液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置紫外光灯(365nm)下检视。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药材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的五个橙黄色荧光主斑点;在与对照品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的橙黄色荧光斑点,置氨蒸气中熏后,日光下检视,斑点变为红色。

【检查】

土大黄苷 取本品粉末0.2g,加甲醇2ml,温浸10分钟,放冷,取上清液10μl,点于滤纸上,以45%乙醇展开,取出,晾干,放置10分钟,置紫外光灯(365nm)下检视,不得显持久的亮紫色荧光。

干燥失重 取本品,在 105℃干燥6小时,减失重量不得过15.0%(附录Ⅸ G)。

总灰分 不得过10.0%(附录Ⅸ K)。

酸不溶性灰分 不得过0.8%(附录Ⅸ K)。

【含量测定】

高效液相色谱法(附录Ⅵ D)测定。

色谱条件与系统适用性试验 用十八烷基硅烷键合硅胶为填充剂;甲醇-0.1%磷酸溶液(85:15)为流动相;检测波长为254nm。理论板数按大黄素峰计算应不低于1500。

对照品溶液的制备 精密称取大黄素、大黄酚对照品各5mg,分别置50ml量瓶中,用甲醇溶解并稀释至刻度,摇匀;分别精密量取大黄素溶液1ml、大黄酚溶液2ml,分别置25m l量瓶中,加甲醇至刻度,摇匀,即得(大黄素每1ml中含4μg、大黄酚每1ml中含8μg)。

供试品溶液的制备 取本品粉末(过四号筛)约0.1g[同时另取本品粉末测定水分(附录ⅨH 第二法)],精密称定,置50ml锥形瓶中,精密加甲醇25ml,称定重量,加热回流30分钟,放冷,再称定重量,用甲醇补足减失的重量,摇匀,滤过,精密量取续滤5ml,置50ml圆底烧瓶中,挥去甲醇,加2.5mol/L硫酸溶液10ml,超声处理5分钟,再加氯仿10ml,加热回流1小时,冷却,移置分液漏斗中,用少量氯仿洗涤容器,并入分液漏斗中,分取氯仿层,酸液用氯仿提取2次,每次约8ml,合并氯仿液,以无水硫酸钠脱水,氯仿液移至100ml锥形瓶中,挥去氯仿,残渣精密加甲醇10ml,称定重量,置水浴中微热溶解残渣,放冷后,再称定重量,用甲醇补足减失的重量,摇匀,滤过,取续滤液,即得。

测定法 分别精密吸取上述两种对照品溶液与供试品溶液各5μl,注入液相色谱仪,测定,即得。

本品按干燥品计算,含大黄素(C15H10O5)和大黄酚(C15H10O4)的总量不得少于0.05%。

【炮制】

大黄 除去杂质,洗净,润透,切厚片或块,晾干。

酒大黄 取净大黄片,照酒炙法(附录Ⅱ D)炒干。

熟大黄 取净大黄块,照酒炖或酒蒸法(附录Ⅱ D)炖或蒸至内外均呈黑色。

大黄炭 取净大黄片,照炒炭法(附录Ⅱ D)炒至表面焦黑色、内部焦色。

【用药鉴别】:

生大黄泻下力强,故欲攻下者宜生用,入汤剂应后下,或用开水泡服;久

煎则泻下力减弱。酒炙大黄泻下力较弱,活血作用好,易于瘀血证。大黄

炭则多用于出血证  

商品大黄

商品有两类:一西宁大黄:多加工成圆锥形或腰鼓形,俗称蛋吉,长约6~17厘米,直径约3~10厘米;外皮巳除去或有少量残留,外表黄棕色或红棕色,可见到类白色菱形的网状纹理,俗称锦纹(系由灰白色薄壁组织与棕红色射线交错而成),有时可见菊花状螺旋形星点,一端常有绳孔。

质地坚硬,横断面黄棕色,显颗粒性(习称高粱碴),微有油性,近外围有时可见暗色形成层及半径放射向的橘红色射线,髓部中有紫褐色星点,紧密排列成圈环状,并有黄色至棕红色的弯曲线纹,亦称锦纹。

气特殊,味苦而微涩。

主产于青海同仁、同德等地。

此外,尚有凉州大黄、河州大黄和岷县大黄,亦皆属西宁大黄一类。

其中凉州大黄又名凉黄、狗头大黄,因其整个的形有如狗头,顶端平圆;下部渐细而钝圆,品质亦佳,产于甘肃武威、永登等地。

二铨水大黄 一般为长形,切成段块,个大形圆者常纵剖成片,质地较松,内色较西宁大黄淡,锦纹不甚明显,断面星点亦排成圈环状,其它与西宁大黄相似。

主产于甘肃铨水、西礼等地。

属于铨水大黄型的商品,尚有文县大黄、清水大黄、庄浪大黄等数种,产于甘肃文县,成县、清水等地。

②南大黄又名:四川大黄、马蹄大黄。

为药用大黄的干燥根茎。

多横切成段,一端稍大,形如马蹄,少数亦呈圆锥形或腰鼓形,长约6~12厘米,直径约5~8厘米,栓皮已除去,表面黄棕色或黄色,有微弯曲的棕色线纹(锦纹)。

横断面黄褐色,多空隙,星点较大,排列不规则,质较疏松,富纤维性。

气味较弱。

商品有雅黄、南川大黄等,主产于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甘孜藏族自治州、凉山彝族自治州及雅安、南川等地。

此外,陕西、湖北、贵州、云南、西藏等地亦产。

以上各种大黄,均以外表黄棕色、锦纹及星点明显、体重、质坚实、有油性、气清香、味苦而不涩、嚼之发粘者为佳。

另有一种山大黄为同属植物波叶大黄的根茎及根,又称苦大黄。

常呈不规则圆柱形,外表红褐色而黄,无横纹,质坚而轻,断面无星点,无锦纹,有细密而直的红棕色射线。

气不香,味苦而涩。质次。服后有腹痛感。  

药方选录

①治伤寒阳明腑证,阳邪入里,肠中有燥屎,腹满痛谵语潮热,手足濈然汗出,不恶寒痞满燥实全见者,,以此汤下之:大黄(酒洗)四两,厚朴(炙,去皮)半斤,枳实(炙)五枚,芒硝三合。

上四味,以水一斗,先煮二物,取二升,去滓,纳大黄,更煮取二升,去滓,纳芒硝,更上微火一两沸,分温再服,得下,余勿服。

(《伤寒论大承气汤)

②治大便秘结:大黄二两,牵牛头末五钱。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

有厥冷,用酒调三钱,无厥冷而手足烦热者,蜜汤调下,食后微利为度。

(《素问病机保命集》大黄牵牛丸)

③治热病狂语及诸黄:川大黄五两(锉碎,微炒)。

捣细罗为散,用腊月雪水五升,煎如膏,每服不计时候,以冷水调半匙服之。

(《圣惠方》雪煎方)

④治泄痢久不愈,脓血稠粘,里急后重,日夜无度,久不愈者:大黄一两,细锉,好酒二大盏,同浸半许,再同煎至一盏半,去大黄不用,将酒分为二服,顿服之,痢止。

一服如未止,再服,以利为度,服芍药汤和之,痢止,再服黄芩汤和之,以彻其毒也。

(《素问病机保命集》大黄汤)

⑤治妇人经血不通,赤白带下,崩漏不止,肠风下血,五淋,产后积血,症瘕腹痛,男子五劳七伤,小儿骨蒸潮热等证,其效甚速:锦纹大黄一斤,分作四份;一份用童尿一碗,食盐二钱,浸一日,切晒;一份用醇酒一碗,浸一日,切晒,再以巴豆仁三十五粒同炒,豆黄,去豆不用;一份用红花四两,泡水一碗,浸一日,切晒;一份用当归四两,入淡醋一碗,同浸一日,去归,切晒。

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温酒下,取下恶物为验。

未下再服。

(《医林集要》无极丸)

⑥治产后恶血冲心,或胎衣不下,腹中血块等:锦纹大黄一两,杵罗为末,用头醋半升,同熬成膏,丸如梧桐子大,用温醋化五丸服之,良久下。

亦治马坠内损。

(《千金方》)

⑦治久患腹内积聚,大小便不通,气上抢心,腹中胀满,逆害饮食:大黄、芍药各二两。

上二味末之,蜜丸,服如梧桐子四丸,日三,不知,可加至六、七丸,以知为度。

(《千金方》神明度命丸)

⑧治大人小儿脾癖,并有疳者:锦纹大黄三两,为极细末,陈醋两大碗,砂锅内文武火熬成膏,倾在新砖瓦上,日晒夜露三朝夜,将上药起下,再研为细末;后用硫黄一两,官粉一两,将前项大黄末一两,三味再研为细末。

十岁以下小儿,每服可重半钱,食后临卧米饮汤调服。

此药忌生硬冷荤鱼鸡鹅一切发物。

服药之后,服半月白米软粥。

如一服不愈时,半月之后再服。

(《昔济方》于金散)

⑨去五脏湿热秽浊。

治饮食停滞,胸脘胀痛,头晕口干,二便秘结:大黄十斤,切作小块,用泔水,浸透,以侧柏叶铺甑,入大黄,蒸过晒干,以好酒十斤浸之,再蒸收晒干。

另用桑叶桃叶槐叶大麦黑豆绿豆各一斤,每味煎汁蒸收,每蒸一次,仍用侧柏叶铺甑蒸过晒干,再蒸再晒。

制后再用半夏、厚朴、陈皮白术香附、车前各一斤,每味煎汁蒸收如上法,蒸过晒干,再用好酒十斤,制透,炼蜜丸如梧子大,每服一、二钱,或为散亦可。

(《银海指南》清宁丸)

⑩治时行头痛壮热一二日:桂心、甘草、大黄各二两,麻黄四两。

上四味,治下筛,患者以生热汤浴讫,以暖水服方寸匕,日三,覆取汗,或利便瘥。

丁强人服二方寸匕。

(《千金方》水解散)

⑾治眼暴热痛,眦头肿起:大黄(锉,炒)、枳壳(去瓤,麸炒)、芍药各三两,山栀子仁、黄芩(去黑心)各二两。

五味粗捣筛,每服五钱匕,水一盏半,煎至七分,去滓,食后临卧服。

(《圣济总录》大黄汤)

⑿治心气不足,吐血衄血:大黄二两,黄连、黄芩各一两。

上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顿服之。

(《金匮要略泻心汤)

⒀治虚劳吐血:生地黄汁半升,川大黄末一方寸匕。

上二味,温地黄汁一沸,纳人黄(末)搅之,空腹顿服,日三,瘥。

(《千金方》)

⒁治肠痈,少腹肿痞,按之即痛如淋,小便自调,时时发热自汗出,复恶寒。

其脉迟紧者,脓未成,可下之,当有血;脉洪数者,脓已成,不可下也:大黄四两,牡丹一两,桃仁五个个,瓜子半升,芒硝三合。

上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一升,去滓,纳芒硝,再煮沸,顿服之,有脓当下,如无脓当下血。

(《金匮要略》大黄牡丹汤)

⒂治肺壅,鼻中生疮,肿痛:一川大黄一分(生用),黄连一分(去须),麝香一钱(细研)。

上药,捣细罗为散,研入麝香令匀,以生油旋调,涂于鼻中。

杏仁一分(汤浸,去皮、尖,研为膏),川大黄一分(生为末)。

上药相和令匀,以猪脂调涂鼻中。

(《圣惠方》)

⒃治奶痈:川大黄、粉草各一两。

上为细末,以好酒熬成膏,倾在盏中放冷,摊纸上贴痛处,仰面卧至五更。

贴时先用温酒调(服)一大匙,明日取下恶物,相度强弱用药,羸弱不宜服。

(《妇人良方》金黄散)

⒄治痈肿振焮不可触:大黄捣筛,以苦酒和贴肿上,燥易,不过三,即瘥减不复作,脓自消除。

(《补缺肘后方》)

⒅治口疮糜烂:大黄、枯矾等分。

为末以擦之,吐涎。

(《圣惠方》)

⒆诒火丹赤肿遍身:大黄磨水频刷之。

(《救急方》)

(20)治冻疮皮肤破烂,痛不可忍:川大黄为末,新汲水调,搽冻破疮上。

(《卫生宝鉴》如神散)

(21)治汤火灼伤:庄浪大黄(生研),蜜调涂之,不唯止痛,又且灭瘢。

(《夷坚志》)

(22)治从高坠下,及木石所压,凡是伤损,瘀血凝积,气绝欲死,并久积瘀血,烦躁疼痛,叫呼不得及折伤等:大黄一两(酒蒸),杏仁三七粒(去皮、尖).上研细,酒一碗,煎至六分,去滓,鸡鸣时服,次日取下瘀血即愈。

若便觉气绝不能言,取药不及,急擘开口,以热小便灌之。

(《三因方》鸡鸣散)

(23)治打仆伤痕,瘀血滚注,或作潮热者:大黄末、姜汁调涂。

一夜,黑者紫,二夜,紫者白也。

(《濒湖集简方》)  

临床应用

(1 ) 老年习惯性便秘、消化能力差、纳少。

(2 ) 肝炎胰腺炎胆囊炎胃炎等。

(3 ) 高血压高脂血症动脉硬化

(4 ) 慢性肾功能衰竭(CRF):大黄用于治疗CRF主要原于其泻下作用,CRF时,肾脏的结构破坏,功能丧失,含氮的代谢废物潴留体内,通过泻下可促进其从肠道排泄,减轻氮质血症,从而缓解CRF的临床症状

①用于血小板减少症及止血用酒洗大黄10克,甘油5毫升,苯甲醇2毫升,制成注射液100毫升。

每次2毫升,肌肉注射

对血小板减少症每日1次,手术后止血用每日2次。

亦有用生大黄9钱,石灰1两,文火炒拌,直至石灰呈灰粉红色时取出,加入明矾(每100克石灰加入明矾0.6克)共研细粉。

将此粉16克加水至100毫升,振荡后沉淀过滤。

用时取棉球浸药水压迫出血处。

经应用于500余人次外伤出血,证明止血效果良好,未见不良反应副作用

此外,对晚期血吸虫病食道静脉破裂出血患者,用大黄炭1.6克,白芍炭1.6克,加葡萄糖粉(或细白糖)30克共研细末,小量分次干吞(于1天内吞完)。

治疗10例,均达到止血效果。

一般平均在7~8天能起床活动.服用该药后可见恶心消失、胃部舒适、大便逐渐恢复正常,并无迅速腹水蓄积后遗症出现。

②治疗口腔炎口唇溃疡毛囊炎等用生大黄3~8钱,煎取150~500毫升(每剂最多使用2天),供漱口、湿热敷及洗涤用,每天4~6次。

治疗前先清洗局部,除净分泌物。

本法对于一般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的口腔炎、口唇溃疡、皮肤毛囊炎及头部疖肿等炎性疾患均有效,局部培养金黄色葡萄球菌的转阴日数亦比较迅速。

③治疗烫伤先取陈石灰10斤除净杂质,过筛,投入锅内用文火炒松,再投人大黄片5斤,共同拌炒,俟石灰炒至带桃红色、大黄炒至灰黑色时,即出锅筛去石灰;将大黄摊开冷却后研成细粉备用。

用时先以生理盐水清洗创面,而后撒布大黄粉

如有水泡应刺破;拨开表皮,排净泡液后再撒药粉。

如仅见局部红肿,则可用麻油桐油将大黄粉调成糊状涂患处。

换药时如发现伤处溃烂,应拭去脓液、脓痴后再撒药粉。

在夏季可行暴露疗法

共治疗415例,均获显著效果,且疗程短,无副作用,愈后无疤痕

④治疗臁疮(下肢溃疡) 用生大黄5~7钱,研成极细粉末;另取甘草捶碎,去净纤维,取细粉约为大黄的1/5量,共研极细。

先用温开水洗净疮面,揩干后均匀撤布药粉,再用千层(又名千张或百页,为纯黄豆制成品,以薄而韧者为良)覆盖包好。

如有渗液外流,可听其自然,第2天再洗。

每日换药1次。

轻者换药3~6次,重者8~9次,即可新生肉芽。

此时不可再洗,药粉可少用或不用,但千层必需每日换。

结痂牢固时会发生痒感,不可揭去痂盖,隔5~7日或7日以上,痴盖自然脱落。

治疗12例均愈,其中1例病程达13年,经用药粉6日,贴千层20余日,便结痴而愈。

⑤治疗小儿蛔虫性肠梗阻用大黄粉蜜合剂(生大黄粉5钱,炒至微黄的米粉3钱,蜂蜜2两,加适量温开水调匀),每小时服1次,每次约1汤匙,全剂分12次服完;至排出蛔虫为止。

经治6例均排出蛔虫,症状解除而愈。

排虫最多者达60余条。

排虫后均无持续腹泻现象。

⑥治疗肠胀气用大黄1两研成细末,加适量醋调成糊状,敷于两侧涌泉穴上,每次小时,必要时可敷2~3次。

临床观察6例,一般敷药后一小时即出现肠腔蠕动感和肛门排气现象,自觉腹胀减轻,有肠鸣音。  

毒副作用

大黄为常用中药,具有泻热通肠、凉血解毒,逐瘀通经的功效。用于实热便秘,积滞腹痛,泻痢不爽,湿热黄疸,血热吐衄,目赤,咽肿,肠痈腹痛,痈肿疔疮,瘀血经闭,跌扑损伤,外治水火烫伤;上消化道出血。酒大黄善清上焦血分热毒。用于目赤咽肿,齿龈肿痛。熟大黄泻下力缓,泻炎解毒。用于火毒疮疡。大黄炭凉血化瘀止血。用于血热有瘀出血症。现代医学证明,本品具有导泻、利胆、保肝、抗溃疡、抗菌、抗病毒等作用。目前对于大黄国内文献尚未见有明显的毒性报导,但是近年来国外学术刊物较多地报道了大黄素及其蒽醌类化合物的肾毒性和致癌性。如何正确、全面、深刻认识和评价大黄素及其蒽醌类成分的安全性,是新药研究和评价双方都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审评一部对此十分重视,本人在近期查阅了大量国外文献,其中包括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对大黄素和大黄蒽醌进行长达两年多的实验研究文献报道资料,现将这两篇文献的实验结果加以整理汇总,供同行参考。

1 大黄素(emodin) 在进行二年的口饲大黄素实验研究中,大黄素在280, 830, 2500 ppm食物含量中,对F344/N雄性大鼠无致癌性,对F344/N雌性大鼠有可能诱发Zymmbal腺癌的发生,对B6C3F1雄性小鼠,有可能发生少见的肾小管赘生物(renal tuble neoplasms),但发生率较低;大黄素在312, 625,1250 ppm食物含量下,B6C3F1雌性小鼠未发现有致癌性的证据。 大黄素可导致雄性大鼠肾小管透明滴(renal tuble hyaline droplets)和染色(pigmentation) 的发生率增加,可导致雌性大鼠肾小管透明滴的发生率增加,可导致雌雄大鼠肾小管染色的严重性增大,可导致雌雄小鼠肾小管染色的发生率增加,导致雌性小鼠肾病的发生率增加。

2 蒽醌 (Anthraquinone) 通过两年给药研究表明,基于肾小管腺瘤(renal tubule adenoma)、肾脏和膀胱迁移性上皮细胞乳头瘤(transitional epithelial papillomas)的发生率增加,表明蒽醌对雄性F344/N大鼠具有致癌性。肝细胞瘤的发生与给予蒽醌有关。基于肾小管腺瘤的发生率增加,表明蒽醌对雌性F344/N大鼠具有致癌性。膀胱移行性上皮细胞乳头瘤或/和癌的发生率以及在雌性大鼠出现的肝细胞腺瘤均与使用蒽醌有关。有明显的证据表明蒽醌可增加雄性和雌性B6C3F1小鼠肝癌的发生率。在雄性和雌性小鼠上的甲状腺滤泡细胞瘤(Thyroid gland follicular cell neoplasms)的产生可能与蒽醌的使用有关。使用蒽醌两年,可引起雄性和雌性大鼠肾、肝、脾、骨髓肿瘤性损害增加,可引起雄性和雌性小鼠肝、膀胱和脾非肿瘤性损害增加,也可导致雄性小鼠甲状腺和肾脏的非肿瘤性损害。使用蒽醌可使雄性和雌性大鼠单核细胞性白血病的发生率减少。

表1. 口饲蒽醌和大黄素在大鼠试验使用剂量与病变程度分析用药时间蒽醌(Anthraquinone)大黄素(Emodin)文献使用量 (mg/kg) 折算成人的临床等效剂量(mg/kg)文献使用量 (mg/kg)折算成人的临床等效剂量(mg/kg) 16-day 508.30 17028.22 48079.67 1400肾232.37 3700肾614.12 14-week 135肾、肝 22.41203.32 275肾、肝 44.82406.64 555肾、肝 89.64 80肾13.28 1130肾、肝 179.28 170肾28.22 2350肾、肝 358.56300肾49.79 2-year 33.77肾、瘤 5.61110肾18.26 67.54肾、瘤 11.22320肾53.11 135肾、瘤 22.441000肾、165.98

注:表 1文献资料大鼠使用量折算成临床人使用量,按体表面积折算,人按60公斤,大鼠按200克。肾:肾病变,包括肾小管透明小滴生成,堆积,肾矿化;肝:肝肥大;瘤:肿瘤。

表2. 口饲蒽醌和大黄素在小鼠试验使用剂量与病变程度分析用药时间蒽醌(Anthraquinone)大黄素(Emodin)文献使用量 (mg/kg) 折算成人的临床等效剂量(mg/kg)文献使用量 (mg/kg)折算成人的临床等效剂量(mg/kg) 16-day 120 14.10 40047.01 1200肾、膀141.03 3800肾、膀446.58 14-week 250膀、肝、瘤 29.38505.88 500膀、肝、瘤 58.76100肾11.75 1050膀、肝、瘤 117.52190肾22.33 2150膀、肝、瘤 235.04400肾47.01 4300膀、肝、瘤 470.09800肾94.02 2-year 90肾、肝、膀、瘤 10.5815肾1.76 265肾、肝、膀、瘤 31.1435肾、瘤4.11 825肾、肝、膀、瘤 96.9570肾、瘤8.23

注:表 2文献资料小鼠使用量折算成临床人使用量,按体表面积折算,人按60公斤,大鼠按20克。肾:肾病变,包括肾小管透明小滴生成,堆积,肾矿化;肝:肝肥大;瘤:肿瘤。膀:细胞浆改变。

从以上提供的材料,可以看出大黄素和蒽醌,在一定的给药剂量和用药时间下,对大鼠和小鼠可能出现一定的肾毒性和致癌性。据文献资料,目前西方一些国家的用药人群,因长期服用含有芦荟、大黄、番泻叶等制成的泻剂,而出现“黑便”,经检查显示癌症的病人时有出现,经流行病学调查,这些病人可能与长期服用泻剂有关,故西方一些国家如德国、加大拿、西班牙、美国等对这些药用植物有着明确的使用规定。我国是这些药用植物的用药大国,尽管国内尚未见有这方面的毒性报道,我们能否从国外这些文献资料中得到一些启发,引起一些警觉呢?我们在开发含有这些药材的新药时,是否应切实考虑大黄素、蒽醌的用药量、用药时间和适应症的选择呢? 国外学术刊物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对大黄、芦荟、番泻叶等中所含大黄素、芦荟大黄素等成分进行了较深入的报道,由于文章太多,以下仅随机列出几篇,供参考:

1. Mai LP, Gueritte F, Dumontet V, Tri MV, Hill B, Thoison O, Guenard D, Sevenet T. Cytotoxicity of Rhamnosylanthraquinones and Rhamnosylanthrones from Rhamnus nepalensis. J Nat Prod 2001 Sep;64(9):1162-8。Institut de Chimie des Substances Naturelles, Centre National de la Recherche Scientifique, 91198 Gif-sur-Yvette Cedex, France.

2. Mueller SO, Schmitt M, Dekant W, Stopper H, Schlatter J, Schreier P, Lutz WK. Occurrence of emodin, chrysophanol and physcion in vegetables, herbs and liquors. Genotoxicity and anti-genotoxicity of the anthraquinones and of the whole plants. Food Chem Toxicol 1999 May; 37(5): 481-91 Department of Toxicology, University of Wurzburg, Germany.

3. Chung JG, Wang HH, Wu LT, Chang SS, Chang WC.Inhibitory actions of emodin on arylamine N-acetyltransferase activity in strains of Helicobacter pylori from peptic ulcer patients. Food Chem Toxicol 1997 Oct-Nov;35(10-11):1001-7。 Department of Medicine, China Medical College, Taichung, Taiwan, Republic of China.

4. Avila H, Rivero J, Herrera F, Fraile G. Cytotoxicity of a low molecular weight fraction from Aloe vera (Aloe barbadensis Miller) gel. Toxicon 1997 Sep;35(9):1423-30。Centro de Investigaciones Biomedicas (BIOMED), Facultad de Ciencias de la Salud, Universidad de Carabobo, Maracay, Venezuela.

5. Brusick D, Mengs U. Assessment of the genotoxic risk from laxative senna products. Environ Mol Mutagen 1997;29(1):1-9 。Corning Hazleton Inc., Vienna, Virginia 22182, USA.

6. Muller SO, Eckert I, Lutz WK, Stopper H. Genotoxicity of the laxative drug components emodin, aloe-emodin and danthron in mammalian cells: topoisomerase II mediated? Mutat Res 1996 Dec 20;371(3-4):165-73 。Department of Toxicology, University of Wurzburg, Germany.

7. Zhang L, Chang CJ, Bacus SS, Hung MC. Suppressed transformation and induced differentiation of HER-2/neu-overexpressing breast cancer cells by emodin. Cancer Res 1995 Sep 1;55(17):3890-6 。Department of Tumor Biology, University of Texas M. D. Anderson Cancer Center, Houston 77030, USA.

8. Muller L, Kasper P. OTC pharmaceuticals and genotoxicity testing: the paracetamol, anthraquinone, and griseofulvin cases. Arch Toxicol Suppl 1995;17:312-25。Federal Institute for Drugs and Medical Devices, Berlin, Germany.

9. Perkins SL, Livesey JF. A rapid high-performance thin-layer chromatographic urine screen for laxative abuse. Clin Biochem 1993 Jun;26(3):179-81。Division of Biochemistry, Ottawa Civic Hospital, Ont, Canada.

10. Wolff FA, Edelbroek PM, de Haas EJ, Vermeij P. Experience with a screening method for laxative abuse. Hum Toxicol 1983 Apr;2(2):385-9

11. Faber P; Strenge-Hesse A. Senna-containing laxatives: excretion in the breast milk? Geburtshilfe Frauenheilkd 1989 Nov; 49(11):958-6

12. Lyd’en-Sokolowski A; Nilsson A; Sioberrg P. Two-year carcinogenicity study with sennosides in the rat: emphasis on gastro-intestinal alterations. Pharmacology; VOL 47 Suppl 1, 1993, P209-15

13. Villand J. Acute hemorrhagic colitis following administration of sennosides A and B (letter), Presse Med, 14(2):104-5 1985 Jan 19

14. Van Gorkom BA; Karrenbeld A; van Der Sluis T; Koudstaal J; de Vries EG; Kleibeuker JH, influence of a highly purified senna extract on colonic epithelium. Digestion, 61(2):113-20 2000

15. Grimminger W; Witthohn K. Analytics of senna drugs with regard to the toxicological discussion of anthranoids, Pharmacology, 47 Suppl 1(-HD-):98-109 1993 Oct

16. Mukhopadhyay MJ; Saha A; Dutta A; De B;Mukherjee A. Genotoxicity of sennosides on the bone marrow cells of mice. Food Chem Toxicol 36(11):937-40 1998 Nov

17. Staumont G; Frexinos J; Fioramonti J; Bu’eno L. Sennosides and human colonic motility. Pharmacology, 36 Suppl 1 (-HD-):49-56 1988

18. Dufour P; Gendre P. Long-term mucosal alterations by sennosides and related compounds. Pharmacology 36 Suppl 1(-HD-):194-202 1988

19. Hietala P; Marvola M; Parviainen T; Laininen H. Laxative potency and acute toxicity of some anthraquinone derivatives, senna extracts and fractions of senna extracts. Pharmacol Toxicol, 61(2):153-6 1987 Aug

20. Mengs U. Toxic effects of sennosides in laboratory animals and in vitro. Pharmacology, 36 Suppl 1(-HD-):180-7 1988

21. Van Gorkom BA; de Vries EG; Karrenbeld A; Kleibeuker JH. Review article: anthranoid laxatives and their potential carcinogenic effects. Aliment Pharmacol Ther, 13(4):443-52 1999 Apr

22. Emeriau JP; Manciet G; Borde C; Raynal F; Galley P. Measurement of the intestinal clearance of alpha 1-antitrypsin and the exchangeable potassium pool in elderly patients treated with anthraquinone glycosides. Gastroenterol Clin Biol; VOL 7, ISS 10, 1983, P799-801

23. Lyd ochen-Sokolowski A; Nilsson A; Sjochoberg P. Two-year carcinogenicity study with sennosides in the rat: emphasis on gastro-intestinal alterations. Pharmacology, 47 Suppl 1(-HD-) :209-15 1993 Oct

24. Dufour P; Gendre P. Ultrastructure of mouse intestinal mucosa and changes observed after long term anthraquinone administration. Gut; VOL 25, ISS 12, 1984, P1358-63

25. Heidemann A; Miltenburger HG; Mengs U. The genotoxicity status of senna. Pharmacology, 47 Suppl 1(-HD-):178-86 1993 Oct

26. Geboes K; Nijs G; Mengs U; Geboes KP; Van Damme A; de Witte P. Effects of ‘contact laxatives’ on intestinal and colonic epithelial cell proliferation. Pharmacology, 47 Suppl 1(-HD-):187-95 1993 Oct

27. Leng-Peschlow E. Effect of sennosides and related compounds on intestinal transit in the rat. Pharmacology, 36 Suppl 1(-HD-):40-8 1988

28. Mengs U. Reproductive toxicological investigations with sennosides. Arzneimittelforschung, 36(9):1355-8 1986 Sep

29. Fioramonti J; Staumont G; Garcia-Villar R; Bu ocheno L. Effect of sennosides on colon motility in dogs. Pharmacology, 36 Suppl 1(-HD-):23-30 1988

30. Frexinos J; Staumont G; Fioramonti J; Bueno L. Effects of sennosides on colonic myoelectrical activity in man. Dig Dis Sci, 34(2):214-9 1989 Feb

31. Odenthal KP; Leng-Peschlow E; Voderholzer W; M╨ochuller-Lissner S. Effects of long-term sennoside treatment on in vitro motility of rat colon. Pharmacology, 47 Suppl 1(-HD-):146-54 1993 Oct

32. Leng-Peschlow E; Odenthal KP; Voderholzer W; M╨ochuller-Lissner S. Chronic sennoside treatment does not cause habituation and secondary hyperaldosteronism in rats. Pharmacology, 47 Suppl 1(-HD-):162-71 1993 Oct

33. Mereto E; Ghia M; Brambilla G. Evaluation of the potential carcinogenic activity of Senna and Cascara glycosides for the rat colon. Cancer Lett, 101(1):79-83 1996 Mar 19  

中药小故事

1、从前有个黄姓郎中,承袭祖业擅长采挖黄连、黄耆、黄精、黄芩、黄根这五种药材为人治病,被誉为“五黄先生”。每到三月,郎中便进山采药,为此常借宿在山上农户马峻家中,至秋末方才离开。马峻一家口对他善待有加,久而久之便与马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有一年马家遭了火灾,房子财物被烧光,马峻妻子被烧死,剩下爷儿俩伤心地住山洞去了。郎中费了很大气力才找到父子俩,他对马峻说:“你带着孩子跟我采药吧!”于是他们终日相伴,以采药、卖药、治病为生。渐渐地,不识药性的马峻也熟悉了五黄药,有时郎中不在家,他偶尔学着为人治病。

有一年夏天,一位孕妇身体虚弱,骨瘦面黄,因泻肚子来求医。恰巧郎中不在,马峻把治泻的黄连错给成了泻火通便的黄根,结果孕妇服后大泻不止,差点没命,胎儿也死了。这事被告到县衙,县老爷立刻命人捉拿马峻,要以庸医害人治其罪。这时,郎中赶忙跪在堂前,恳求县老爷判自己的罪,说马峻是跟他学的医;而马峻心里更是难过,自愿领罪受罚。这样一来,县老爷反而十分敬佩他俩的情谊,想想这五黄先生也素有声名,而孕妇身体羸弱,孕期也短,就责罚两人赔孕妇家一些银两,把他们放了。不过县老爷最后对郎中说:“你那五黄药的“黄根”既然比其它四样药厉害,应该改个名儿,免得日后混淆再惹祸。”郎中深深点头,回家便把黄根改叫“大黄”,以便区别,后来这名字就渐渐地传开了。

2、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的汉学家们根据中国《二十五史》写出了「大黄史」,列出它们在各个朝代的故事。十八世纪六、七十年代,大黄由中国和俄国传入欧洲,并成为食用植物。十八世纪末,缅因州的一名种菜农民把大黄的种籽由欧洲带来北美。

参看